文字类
《时轮深道:佛教觉囊派显密传承概述》

《时轮深道:佛教觉囊派显密传承概述》

卓格·永丹嘉措  原着

高毅  整理润色

南无法四依者更钦·笃布巴·喜饶坚赞

南无多罗那他尊者

金刚上师衮噶·吐吉华

堪布衮噶·喜热

作者简介

卓格·永登嘉措是四川省阿坝县人,出家后学习了佛教各种教法,金刚上师吐吉座下修习了时轮金刚六支瑜伽后认定了卓格·衮噶贝桑的第六世。

一、书之缘起

写这本书,有个很偶然的原因。我来到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后,和高毅居士相识了。一次他在我房里闲谈,一位藏族老妪到黄寺寻买糌粑未得,想分一些我带到北京来的。她问我为何教派,我答是觉囊。老妪似乎没有听懂,反问“格鲁”、宁玛”、“萨迦”还是“噶举”,一一皆否。最后还提到了“苯波”。我仍答是觉囊。其大为不解地离去。“觉囊派”是什么,她恐怕现在还不明白。高毅拍手大笑,言莫怪汉人不知觉囊派,原来连藏族也一无所知。我大叫“哎呀!觉囊这么可怜!”之后,便陷入痛苦而又无奈的沉默中。近代汉地法尊、能海法师入藏求法,回内地大弘黄教;宁玛、噶举也在汉土,欧洲广为传播。觉囊的汉文着作太少太少了。我想应该尽我所学着成文学,尚不敢称其为书,惟愿让更多的人知道,并了解觉囊派。

记得十世班禅大师曾教导我们“要热爱自己所信仰的教派”,为了信仰佛教和不信仰佛教的众生,我想,我还要加倍努力。

比丘:卓格·永丹嘉措

1996年3月15日

二、诸颂(1)释迦法王赞:

无穷妙幻身影尽空际

广长舌覆三千宇宙边

慈悲大智胜于三界内

一切有情欢喜尽归依(2)遍智祖师赞:

如来六十妙音所赞颂

犹如天上纷纷降花雨

第一法王上师笃布巴

遍智祖师足下求加持(3)多罗那他赞:

为利众生身披袈裟者

无垢大智妙吉祥化身

多罗那他无上大尊者

妙音功德遍覆现虚空(4)圣教赞

世尊最圣了义他空见

金刚教法不灭世世明

微妙胜义谛圆满浩三界

绿度母尊依护转法轮(5)弘法赞:

中土印度传入如意宝

了义十经见地妙无暇

慈尊龙树无着三大士

加持弟子欢喜永弘法

三、序

显宗教人悟道,密法叫人修持。显密一切经教都是如来之真实语,觉囊如是,格鲁如是,宁玛如是,各派亦如是。我确信卓格仁波且此书的目的并不是在极力推崇觉囊巴,贬斥他派。事实上,所谓教派往往被不了解或了解不深的人大肆渲染而加重的。古德论言,教派的不同要为不同根基,不同生活背景,不同水平的学者所需要的解答、满足方式不同而已,并无清楚的门户之争。归根到底还是一个共同的目的……最终的解脱。所以先天资质加以后影响致使人有不同,相应的发展人格的方式也甚多甚多。可想,佛陀之慈悲,给每人一个机会,用不同方式适应我们。所以,不一法门,不二法门。

《概论》所说一切教法,不过开示另一方法而已,卓格活佛用历史的角度讲述觉囊派的传承,用引导的方式阐述了中观他空见思想,并在我有建议下附加了大德喇嘛多罗那他的论藏作品。本书从开始就只想起一点抛砖引玉之功,当然不会以一书一语讲透大法。

另外,我帮助云丹嘉措活佛翻译本书还有上点目的,就是想要让大众教徒见示一下别人是如何学习和如何修证的。不客气的讲,我感到目前内地的佛教有点不象话了,僧俗不分,外道混杂,虽有不少大德,但包括我在内到外都是水平低下的,这是佛教末法的悲哀,但愿能以此书给大家一点启发。

从动笔初始我们便感困难重重,语言之不同、出版之艰难,使卓格活佛亦感到度众之万难。只盼望未入法者速得法体,未发心者回小向大而已。

三昧耶弟子高毅斗胆作序于京

1996年5月4日

第一编    导  论

佛教大悲导师释迦牟尼如来在身语意三门都有不可思议和微妙功德。从现象上看,他在印度中土贝拿勒斯城、王舍城等地共讲二乘三转法轮:初四谛十二因缘中为无相谈空,末了分别了义。初次为不了义,二次为依止了义,三次为究竟了义之相。初于波罗斯奈城说上乘四谛等法,集出《别解脱经》、《羯磨百论》及四种律等五十余部经律。次于灵鹫山讲无相门,集出《般若经》广中略三种。末于广严城转了义分别法轮,后集出《楞伽经》、《如来藏经》等二十余部,关于三次讲法,并非世尊“朝三暮四”之戏说,而以《楞伽经》讲,“如对病患者,医生布施药,佛思诸有情,如是示教法。”觉囊派对经典的教法的承袭,正依止了末转法轮之了义分别,并独到地总结提出了中观他空见地,既认为自空中观非了义,又反对唯识宗为误解究竟了义法轮。觉囊派教法所依之经如《别解脱经》等许多了义之典,形成了其教派的显宗源流。

密法传承上依止《如意宝树史》记,释迦世尊以不同根器为准授小,大、密三乘法。曾以殊胜化身于色究天和须弥山讲密法事续,于妙花庄严佛(毗卢遮那佛)事说行续,于色究竟天与须弥山讲瑜伽续。佛讲无上瑜伽续为:兜率天讲《密集经》;金刚手住地说《红阎摩敌经》、《六面童子续》;于米聚塔、地下阎罗殿讲《大威德续》;须弥山顶讲《胜乐经》;米聚塔讲《时轮经》;无量宫讲《喜金刚经》;于人间向因陀罗菩提王说《密集经》。而觉囊派所重时轮金刚法,圆满次第讲求六支瑜伽。

这是觉囊派教法的简介。事实上觉囊为地名,在日喀则专区拉孜县的一座山沟内,地处雅鲁藏布江南岸。相传,十二护法女神之一的金刚母曾邀请喇嘛更邦·吐吉尊追到该地建寺,名号觉摩囊,形成了其派之主寺。因此,其教派以地为名。其始于宋,形成于元,后因中观他空见受它派非议,同时缺乏政治势力支持,从而一度衰落。明万历年间,觉囊寺主大师多罗那他中兴其派,并建达丹丹曲林寺,弘扬以教证二法通达佛法直谛之大法。觉囊派论点以大善知识更邦·吐吉尊追到笃布巴、多罗那他直到川地衮噶贝桑等多位圣道觉悟圆满、修习六支瑜伽了证圆满的大师编着了大量集论道果等论典。那么觉囊派的显密传承及当代情况又怎样呢?

第二编  教法史略

第一章传承概论

觉囊派的称号是公元十三世纪才形成的,但其教法之成就却远远早于此。释迦如来所传显密传承有二。显者从大悲师(14)传七代付法藏师。以圆满萨乐哈依次传龙树、无着、世亲、恒河弥底,阿哇德巴钦波,在以下依次传卡且哇·炯尼西维佳、大圆满瑜伽之扎木吉萨扎那、大译师思·高伟多吉,再至大德智迈喜饶、拉多巴·达玛尊珠、多哇·宁依西炯尼,香久佳、雍那香久、觉东巴·曼朗楚臣、吉东巴、热贝饶哲,再传到更钦笃布巴·喜尧坚赞、多罗那他,直至目前传承不断。其间不但纯为一种传承,更存在着多种形式、多种方面对般若乘甚深胜义谛教理的探究深入过程。

二者,密乘。《时轮根本续》说:“非常清净殊胜法,从初解脱如来佛。一切贤良诸大德,文殊菩萨我成就。”依经谈,佛在般若乘中多次提到了了义如来藏的圆满论述等很多典藉。我们更是认为无上瑜伽部的无二时轮金刚秘密法是犹如天降花雨般的法缘。《时轮根本续》讲“佛于灵鹫山,宣讲般若法;佛于迦札迦,讲说秘密法。”于同化机,佛陀讲小乘法,于不同化机讲说般若法,于殊胜化机佛说秘密灌顶。觉囊派所修一切密法,以时轮六支瑜伽为主,这里,我们谈谈时轮法传承。

时轮教讲,佛陀在世间讲一切续后,委香巴拉月贤王掌管,其法使香巴拉国无数人、非人获得了所希望之成就。是时,其他地方则无时轮法传播。在世外桃园香巴拉,月贤将一切教法记以文字成卷,并注释《时轮根本续》广弘密法。从此,七法王、二十五具种王、十一转轮王传播密法。以上《时轮经》所授记的四十三代法王在位时都于密法的殊胜福田中广弘佛教,领悟了了义大中观密义,一切圆满。

历代时轮教法传承上师从大时轮足直至当代,喇嘛都夏巴钦波(大时轮足)传说他曾亲见文殊菩萨化身,按本尊授记赴北印度,途具种王变化之身,传其灌顶。度夏巴钦波修习甚深瑜伽行六个月,以神通往香巴拉国闻习《时轮经》等一切续部以及三菩萨释等教法,于佛法一部分心记一部分撰写成卷迎回印度。他一般以修定为主,曾用眼观法降伏外道,显示了多种神通,离世时化为虹身。

以后依次师承都夏巴穷哇(小时轮足)、绛曲桑波。迦湿弥罗班智达月护、卓弥译师喜饶札,喇嘛杰宫巴贡却松、周顿·南木敦、域摩·弥觉多吉(“他空见”理论由释迦如来秘传至域摩·弥觉多吉,并由他依本尊预言开始广为弘扬,在此以前,他空见地是一代代上师间秘密口传)、曲杰旺秋,南喀俄色、觉奔木、赛莫且哇·南喀将木村、江木色哇·喜饶俄色、却古俄色、更邦巴突杰尊追直至大觉囊巴更钦·笃布巴·喜饶坚赞。历代大德之间,密乘和了义大中观教法传承犹如流水般绵绵不断,并且于显教佛学上有了更深入的发殿和研究。这基本上是觉囊派传承的历史概况。

第二章  初期传法史

第一节  早期祖师

觉囊派初期,有一位非常值得提及的圆满成就大师更钦·笃布巴·喜饶坚赞。

释迦如来的预言中多次提到何地生出何种瑞相之人,为佛教大法器者。其中《大法鼓经》就讲起了布巴。《大法鼓经云》“离车族之子,一切世间之人见之皆称‘欢喜’末法时将迦尤日为持吾名之比丘。”又“迦尤山之地方,生在氏族圣地,成为比丘戒至上大法器,……讲授大乘显教的空性,众生本性不变……”。其他经典中也提及其名,如《尊胜佛母续》讲:“如来涅磐后,一千五百年,如我比丘生,持教赫面回。流水绿树地,迦尤山之城,父民智自在,母名叫戒严,本具佛名号,树我教法幢,变我法螺号。”等现示多种预言。并且传说中化身藏王松赞干布去世后从五位天成的意中现身即对噶尔丞相曰:“吾真正辞世,将在多种鸟兽群聚地迦尤山,现以比丘更钦相,并建殊胜吉祥之多门宝塔,于法王释迦身语意三门大海而成的金刚扎摩嘉(觉摩囊)”圣地弘扬大乘佛法,破疑惘而建法幢。如此之多预言,正如很多德一样,觉囊弟子相信笃布巴大师是在无量劫前成就无上菩提的,又于奇异形式化身秽土救脱众生的大菩萨。

历史上笃布巴大师生于阳水龙年,即1292年,生于阿里专区笃布班仓的迦尤城,父名益希旺秋,母名拉姆楚臣坚。出家后初期修习显密教证,中期广泛讲辩着书,后期很重实修,以通达之佛法示寂。期间他撰写了《了义海论》等在藏传佛教史上赫赫有名的论典。有趣的是,在其发心修建十万大佛塔之际,天空虹光万仗,庄严异常,更加深了弟子门对他的敬仰之情。

觉囊派初期还有十三位大师出现,即笃布的十三个亲传弟子,再加一门徒共称为觉囊十四大善知识。十四大德中有两位非常值得重视的法位继承人,一个是地藏菩萨化身的乔勒南杰。他在世时预言自己寿命有八十一岁,多次患重病卧床却对弟子说有把握不死,然而在其八十一岁时身无病苦而入灭。格派祖师洛桑扎巴(宗喀巴)曾为其弟子,学习时轮金刚法等,其二是文殊菩萨化身的聂温巴也传承给宗喀大师《般若经广释》等教法。

第二节  中兴大德

从更钦·笃布巴·喜饶坚赞经热译师妙宝一直传到大尊者更噶宁布。初期学者们由于地方政权支持的衰落曾一度影响觉派的传播,直到公元十六世纪,才出现了一位大大有名的法师罗那他(更噶宁布)。

公元1575年,一个男孩出世了。奇异的是出生地附近群花开放,并且一出生便道:“我是喇嘛更噶周曲。”后来这位神更是表现出非凡的大智。其学习了多种教派之法,受到了很全面很难得的四续灌顶传,亲近印度大德,精通声明学,熟悉密意。在他八岁出家时,印度学者杂拉那塔赐以罗那他之名。多罗那他二十六岁时,就在热振大寺法会中受到广大僧众的敬重。二十九岁那年,他前往觉寺,每天黎明修明弥勒法入定,体验向天及非天、夜叉说法之相,从根本上悟了中观他空见思想。他肉眼数次看到笃布巴大师法身,并给他授记。多罗那他在梦中前往香巴拉,清楚看到了广大庄严之地,公元1614年,藏巴第希彭措南杰向他敬献了寺院庄园,根据勘查修建了达丹丹曲林寺。

多罗那他一生弘扬佛法,真正地中兴了觉囊巴。这样,在大师完成了利益众生的大业后,于阴水猪年,四月二十八日往生药师佛土,享年六十一岁。达丹丹曲林寺和修寺院的弟子们广献供养,为他举行了盛大的超荐法会,其遗物中之袈裟现在正珍藏于四川省阿县的卓格寺内。

第三节  弘法情况

在觉派的传播过程中,历代上师们创作了大量佛教文献,并四处讲经传法。为大量僧俗弟子灌顶、受戒。期间出现了如《了义海论》、《印度佛教史》等许多论藏。

最早期着作最多的学者就是更钦·笃布巴·喜坚赞。他任觉囊寺主的时侯,为使教派理论系统化和使教派传播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在寺院建设上,主持修建了“衮本吞卓钦莫”大塔,塔名译为“见者皆得解脱”,本派弟子一直以此塔为荣耀,并且后期安多地区很多塔院仿此而建。在广泛传播教义方面,更钦·笃布巴在寺中讲经说法,听者少则两三千人,多达无数之众。大师本人曾一度到拉萨等地传法。元至正五年(即公元1339年),笃布巴委弟子罗哲贝代理座前,去前藏长期传教,仅在拉萨,广传时轮六支瑜迦达十一个月之久,同时讲授《时轮根本续》、《般若十万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中观赞颂集》等经论。因为笃布巴大师盛名暇尔,蒙古王室曾派专人请他到元朝内地传法,可见其不仅于卫藏(41)地出名,而且于内地上层也影响颇大。特别重要的是他在理体的完善上尤有贡献。大师笃布巴,是真正的觉囊派了义大中观他空学述的集大成者,他一生为徒众讲经说法,显宗主讲“慈氏五论”、《入佛弟子菩提行论》、《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密法讲《时论经》、《空行海论》等。公元1333年笃布巴以《时论经》为依据,着《时轮无垢光大疏偈颂释》等密典,又及《山法了义海论》等显示宗文选十六种,《时轮科判》等密意十八种之多。

再有的大学者,就要算是多罗那他了。多罗那他一生亲近的了大批印度大德,求受甚深法门和风外明处及声明学等,熟悉一切密意,他一生讲授在西藏以前没有的五百部密乘无上瑜伽部中的发菩提心方面的教法,象这样具有代表性的事还有很多很多。前面提到过二十六岁时,他和热振寺等寺院建立了殊胜的法缘。特别是他在当年宗喀巴坐过的宝座上,向全体大众讲授菩提道次第法以后,更是名声大振。多罗他用两种语言(梵文和藏语)讲授《红黑阎曼德迦续》,其勇猛气概无碍之辩才使得热振僧众大感惊讶,交口称赞。

多罗那他是藏传佛教上公认的着名学者,他通各派显密教法,其着作也甚为广泛。其中《多罗那他全集》共有四十多函,最着名的就是闻名于世的《印度佛教史》以及阐觉囊派教义的着作二十四函。多罗那他上师修习精进,得到自主生死之功德,尤其闻习甚深道金刚瑜伽灌顶传承、口诀,通过修行证悟圆满,大大的发展了觉囊派讲修事业,其弟子洛追南杰和安多·衮噶巴桑等将其传承引入安多及康巴一带,广为流传。

第三章  多康地区教派布流

觉囊派教法的传播,不仅仅只限一卫藏地区,在广大藏区流传一样广泛。

第一节  康巴地区代表一壤塘等寺

法王更钦·笃布巴大师曾预言道“热忱善根康区人,宿慧醒悟强巴卡吾切,富绕功德茂盛树,现在该去多康地。”以此授记,强巴卡吾切在康区则曲河上游金刚六兄弟居住处一欧吾贡噶雪山肢开立闻教法的根基,发展了佛教事业。

再有笃布巴大师预言的仲·仁特那室利曾前往觉囊派寺,师承乔勒南杰,学成后以更钦上师之预言寻找建寺之地。在康区,他于预言所讲地发现一座“苯波”寺院,刚送去见面礼之哈达,“苯波”僧人也回赠了礼物,如此没有发生苯教与佛教的争端,建立了良好的基础。在此之后,仲·仁特那室利以无碍辩才、广泛的学识及多种神通使笨教弟子心口称赞,并把寺院献给他,木蛇年(公元1365年)仲·仁特那室利在苯教寺院原址上修建了吉祥壤塘寺,讲授显密教法,开始了弘法事业。

仲·仁特那室利的第二辈曲杰嘉哇桑波(公元1419-1482年)在工窘南喀宗建立了修行法幢,获得了很大成就,留下大量神奇故事,其转世灵童曲杰嘉哇僧格(公元1508-1580年)亦乔晓内外诸法,传闻莲花生大师曾以化身三四次为其传法,成为安多、康巴地方具有“太阳”称号的大德高僧。因此大明皇帝、蒙古王室尊其这政教共主,并赐金印、金册等,传说甚广。以下为其转世世系:

第三辈:曲杰洛卡哇·扎巴俄色(公元1618-1669年)

第四辈:曲杰郭嘉嘉哇·伦珠扎巴(公元1674-1738年)

第五辈: 艾郭丹巴达结(生卒年不详)

第六辈:曲杰释迦俄色(公元1788-1835年)

第七辈:噶玛曲杰强巴(公元1859-1883年)

第八辈:米傍晋美旺波(公元1885-1985年)

以上是诸辈壤塘寺曲杰活佛的转世系统。

另外:至尊大师多罗他和他的法位继承者衮噶仁钦嘉木措两位大德的直传弟子克珠洛追南杰,(1618--1683年)十六岁于多罗那他座前出家,受沙弥戒后学习六支瑜伽等多种教法。以后他从堪布仁钦嘉木措受具足比丘戒,闻习修证了多种教诫,勤奋修行,获得了广大的智慧。他曾在五世达赖喇嘛洛桑嘉木措大师座前就关于时轮密法和了义大中观他空见地的提问做详细的回答,使得五世在赖喇嘛感到很满意,给了赏赐。

克珠洛追南传说当中曾见到更钦·笃布巴·喜饶坚赞大师显身对他讲:“你以后的事业在东方。”所以,公元1657年阴历五月从吉普出发,八月底到达了壤塘寺。在吉祥壤塘寺,他受到了洛卡哇·嘉哇僧格等人的盛情接待,并为该寺徒众讲授了时轮灌顶等法,弘扬觉囊派的教法于康巴地区,直至十二年以后才返回西藏。

在壤塘寺的历史上,恰隆哇·阿旺成勒(1654-1725)和藏巴·阿旺丹增南杰(1691-1738年),都在壤塘寺弘扬觉囊派教法。

这里,我们详细地介绍一下藏巴·阿旺丹增南杰,藏巴·阿旺丹增杰从金刚持恰隆巴学得金刚瑜伽全部灌顶、口诀,并按照传统进行了两次七天的闭关静修。公元1717年,由壤塘寺法王嘉哇伦珠扎巴邀请,在全寺各大活佛和僧俗群众的热烈欢迎下来寺内,当时曲杰郭嘉哇说:“您的到来,显示出的恩德太大了,献上我的卧室作为您的居住处。”在壤塘寺,阿旺丹增南杰被推选为金刚上师,为弘传觉囊派教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此后,克增达杰、伦珠迦木措、贡却久迈南杰,藏巴却旺群佩依次传承掌管藏巴寝宫。以阿旺曲吉帕巴、更钦阿旺巴丹、阿旺群佩迦木措、更钦克珠旺秀、阿旺丹巴萨协、阿旺多杰森波为金刚阿奢黎。从主迈南灯的再世代身久迈秀勒南杰开始正式确立了藏巴活佛系统。其中需要介绍事迹太多了,唯恐繁杂,不再瑶赘述。

就这样,渐渐地形成了壤塘曲杰寺院和藏巴寺院。目前壤塘县十几座觉囊派寺院,大约一千多出家众居住修法。他们主要学习时轮六支瑜伽(每人必须实修三年)和其他四续密典,其中得到一定证悟的也不乏其人。值得重视的是,壤塘曲杰寺和藏巴寺建成以后,觉囊派的教法很快传播到了四川各地青海甘等广大多康地区,大大全面弘扬藏传佛教觉囊派的教法,在当代重视时轮金刚生起、圆满次第全面修持的行者除了觉囊派以外太少太少了。记得黄教的开山祖师,真正具有无分别慈悲大智信心坚固不退弘扬佛法的站在所有大师肩头的高僧一宗喀巴曾讲:一切徒众应该以通达圣教无违之殊胜来弘法利生。我认为觉囊派的高僧大师们正是这样做的。

第二节:安多地区的代表一卓格等寺

在四川,安多哇·衮噶贝桑大师在安多地区修建了大量寺院,讲法传戒数十载,形成了牧区的觉囊派体系。

安多地区以阿坝县的觉囊派寺院最为出名,较大的为赛寺和卓格寺。

赛寺,初建者是最早去西藏觉囊派主寺达丹丹曲林寺学经的伦珠坚赞,亦名衮噶伦珠。他是现阿坝县哇尔玛乡的洞沟村人。其祖为西藏的一瑜伽行者,受空行母授记来阿坝定居。伦珠坚赞约于明万历年赴西藏在多罗那他座前学习,闻修了时轮六支瑜伽和道果法,后奉多罗那他上师指示回故里建寺弘法,起初建寺于阿坝镇东南的古囊地方,受到了洞沟一带头杰合没土神的刁难和压制。在此情况下,伦珠坚赞赞再往达丹丹曲林寺院,多罗那他赐其十尊忿怒宝帐护法的画相及其明咒,传闻其回到赛寺依持护法制伏了教敌,巩固了寺院。

现存之赛寺是光绪六年九月建于阿坝中心的扎西美隆滩的寺院。具有护法殿、胜乐殿,成立六支加禅院;建立时轮、胜乐、不动金刚彩粉坛场以供修行;实行长净、安夏、解制等具体的结夏制度,并内设四康村,形成了觉囊派的大规模寺院。

卓格寺亦名加夸尔寺、格阴寺,法名为“了义如意州”,由夏尔措·南喀坚赞始建于洪武三十年,后来由卓格·衮噶巴桑于一六七九年建立六支加行禅院,完善了卓格寺院。

卓格·衮噶巴桑生于四川阿坝地区,赴藏拜座主多罗那他的弟子为师,学习了显宗和觉囊派独特的修法。学习圆满时,按成列旺母的预言到安多地方建卓格寺,以后传播教法至赛噶寺、孜朗寺、塔木寺、阿华寺等大寺院。目前,约有僧人千人多,上面提到的大师多罗那他的遗物中之袈裟现在藏在该寺院内。

《卓格寺寺志》中讲,其寺极盛时管辖阿坝、马尔康地方的大部分觉囊派寺院,有“子母十八寺”之称。从夏尔措·南喀坚赞初建寺始,依次上师十五人,主持大师是:夏尔措·南喀坚赞、贡宁曲然坚巴、本洛衮噶巴桑、曲江顿珠、衮噶伦珠,克尊云丹伦珠,衮噶伦珠之灵童晋美旺波、晋美却吉迥尼,衮噶·桑杰仁钦、衮噶·云丹嘉木措、贡却曲桑、贡却丹白尼玛、衮噶·嘉森样嘉木措。除衮噶巴桑外,名声较大的还有第十一任主持卓格·云丹嘉木措。

现在该寺主体建筑有:大经堂两座、护法殿一座,内供更钦·笃布巴·喜饶坚赞大师、上师多罗那他、释迦牟尼佛及其近待弟子阿难、迦叶、三世如来、无量光佛、事部护法、不动金刚等镀金铜像二百一十多尊,还有很多药泥佛;及共计藏文经一千三百余种,其中以金汁所书《般若八千万颂》两套,以银汁书成的大藏经两套;并藏有本派高僧文选及格鲁派的达赖、班禅、章嘉活佛等大师的着师。

第一章  中观他空见地

觉囊派和其它藏传佛教的教派一样,不仅有自己独特的修行方法,而且在显宗理论方面也有不同于一般的解答。觉囊派之见地同宁玛、噶当、格鲁一样是依中观论的,属于经、有、瑜伽、中观四大派别之中观见地。而于中观学内部的自空、他空分别则依他空之理。那么中观自空和他空有什么区别呢?自空论讲,一切世俗谛和胜义谛所摄诸法都是从我们主观上成立的,即我们所认识的一切被我们以为实有,其实是主观上假设成立的,而并非实有。他空论讲,一切世俗只能称为世俗法,所谓之“谛”不过是在我们的认识能力有限的主观中成立的。故,讲世俗之空为自空。换句话说,世俗诸法依缘起性生灭,依缘而生依缘而灭,所以我们讲的一切实有是抓不住什么的,通俗点儿讲是“自己空自己”。然,胜义谛法任何时侯都不是从人的主观上空的,从一开始,不论其被不被我们所认识,乃至完全被认识,都不会有丝毫的改变。比方说,世俗法无实性为空,其空性即为胜义谛,那么胜义谛的空性就成了连个“空”都不可得的东西。“世俗无实,胜义谛亦无实。”那好,在讲此话的同时你已经将其认为“实”了。故再以一切皆空不实去推你认为是“实”的这句论述,恰恰自相矛盾。

如果讲自空,细细品味是有点儿不大合逻辑的,为什么呢?当我们认识一个东西的时侯,仔细观察其相不难发现万物是虚相之海市蜃楼,其相非真,那在不实的背后总会有也应该有一个构成他外表不实的内在。从哲学上讲外部现象是内在的表现,那么内在性质既是现象的本真了。一切事物,现象不实,本真亦不实,其事物是根本无法成立于世的。世俗与胜义谛是一体的,在这里一定要强调二者为统一体,对于一事物来说。世俗谛是其现象,胜义谛是基本质,绝非一物一部分是世俗一部分为胜义谛。因为世俗以智慧观察不实故,无常故,所以称观察出其本质为实,若以自空讲的胜义谛不实亦空,就是说一切事物你就别想知道他到底情况是怎样的了。这样的危险在于,众生的本性为何?既说众生本性为佛陀,又说了一切本真无实,结果还是自己在这里绕圈子罢了。

前面提过了觉囊派所依之他空前地是佛陀三转法轮所传的,三转法轮之理论是究竟了义的,那么他空见对于众生是如何看的呢?

从胜义谛讲,众生都具有一个“如来藏”,这种“如来藏”即是众生本具的如来的大智慧,他常恒、坚固、离戏、寂静、圆成、自性成、实义有。可以进。“如来藏”是未离客尘位的有自性清的法性,一切有情众生都具有清净,故说“如来藏”有谛实性。但是,千万千万不要以为我们都具有“如来藏”就不用修行清净和忏悔罪恶了。如果真的具有“如来藏”不用修行的话,那么本身应该清净无垢的众生为什么有贪、嗔、痴三毒,有罪业呢?这看起来似乎是具有“如来藏”的清净和现实生矛盾,但以“如来藏”之特性观并无对立。“如来藏”之清净是本来,但他却有“客尘”。打个比方来吧:以太阳喻“如来藏”,大好睛天为究竟清净一佛,以乌云比客尘。太阳不会在什麽时间什么地方矢去光明,常照大地就是“本来之清净一睛天,”但客尘云朵遮障日光才有了阴雨天气。所以我们众生天天没好天,年年没好年,无时无刻不在阴雨中。可以讲,佛法是一阵清风,又胜过清风,永远地吹散了我们心里的乌云,还“如来藏”以本来之面目,所以要修心做善。

通常的中观派即自空中观论者,认为一切有情成佛时所依之处是污染心的真如法性,为成佛之种之,即菩提心为因,闻法、遇善知识、修持为缘,因缘相应生成果。听起来颇有道理。我们先不去讲他空和自空之别,简以一切中观共同认识去判别其说法,中观学谥为一切法因缘生成果,依缘生必依缘灭,假以一物因缘具足而成果,一旦众缘相持之平衡坏掉,那果便灭了。故因果关系必为无常不实之世俗法,反过头来看,成佛尚要因果相成那必无常,这种佛无常的奖罚哪个教派也不会承认吧。他空讲“如来藏”或说真如自性从胜义上讲就是佛,这也和大众的讲法即“佛为觉之有情,有情乃未觉之佛,两者无甚别,只在觉之迷之间”相同。所以说,即便自性空的空的理论从推理上讲过得去,那么说空,谈有,众生总得有个归属之处才和佛性吧,这个统一体一定是不生不灭的,无变化的,无为的,真实存在之体,这种胜义有能说空吗?胜义谛自性并空,只是我们执着加上的“他”使之空了,故名他空而非自空。人类就是为的了摆脱生死,摆脱生灭变化规律才去追求不生不灭的真实境界的。胜义谛空的讲法即滞定了真理之存在,要是真理无实,善恶、因果的存在也就没有什么意义,大家干脆不要学佛好了。因为无真理学他何用?

觉囊派所持他空见地并不一味只谈有有有,也承认、强调空性。但空性只是因缘相合之诸起法,强调的目的是要破除我们对世俗的以虚妄为实的执着。真实之胜义谛是圆成实性的,不生灭的、不来去的,乃诸法之法性。更钦·笃布巴·喜饶坚赞大师说过:“胜义圆成实,不论佛出世与不出世,法性和诸法所依之界常在而不可以为空”。

顺便提一下,要是有谁想研究一派宗见的话低下头学才好,不然根本不懂就听人乱讲,自己也跟着乱说,不仅果报不好,更障碍了自己的解脱道路。这一定要小心!

第二章  理论原渊源及当代学习情况

第一节教法渊源

有人认为觉囊派的他空见地非佛说而是觉囊派的僧人自创的见地,这里要谈谈法的源流总理。

佛陀的了义大中观(他空中观)的法源亦如喜玛拉雅雪山之水一样绵绵不绝,上澜到头仍是佛陀。前面说过释迦尼佛第三次转法轮所传的中观他空理论依经典很多。如《如来藏经》、《大法鼓经》、《央掘魔罗经》、《胜曼经》、《妙臂请问经》、《大般涅磐经》、《宝云经》等大量了义诸经。阐释经义的大师有:弥勒、龙树、无着、世亲等。弥勒菩萨曾在《现观庄严论》略提他空之义,在《庄严经论》、《辩中边论》、《辩法性论》等中做了详细之解。龙树大师也在《赞颂集》、《法界颂》里提出胜义谛不空的中观了义思想。

觉囊派的诸上师中,更钦·笃布巴·喜饶坚赞大师着有《了义海论》等六经函,至尊上师多罗那他也写有《妙集中观论》、《如宝中观论》等二十四函作品。再有玛达哇·吐登格陆嘉措着述显密教法着二十四函书。还有喇嘛措尼的近代最着名的《中观庄严论》和《偏袒灯光论》等等很多典章。

第二节学习情况

觉囊派的僧人入寺后,一般先学习藏文拼写和书法,以及各种必要的仪式酥油糌粑花供的制作技术。因觉囊派经典很多是手抄本,所以特别重视草书和缩写的辩认。结合学的藏文,开始背诵一些短的如《度母颂》、《归依经》、《忏悔经》、《佛顶大白盖陀罗尼》、《不动佛陀罗尼》等经文。待有了一定的的基础后,通过学习《法行论》了解佛教的基本知识。以后经十到十五年的显宗学习毕业后再进入禅院修密法三年,始称“扎哇”并经过长期学习完成圆满次第,有资格传授灌顶的才称“剌嘛”译为上师,此乃很高的地位和荣誉。故此其它民放族泛称藏传佛教出家人为喇嘛是很不准确的。

近代觉囊派僧人学习的文献主要以本派高僧的着作为主,内容可分七个方面:

1.《时轮经》,及六支瑜伽法。

2.弥勒学说的二十部作品:A:“慈寺论”即《现观庄严论》、《庄严经论》、《辩中边论》、《辩法性法论》、《宝性论》。 B:“五部地论”为《本地分》、《摄抉择分》、《摄世分》、《摄异门分》、总称《瑜伽师地论》。唐玄奘法事共译汉本一百卷。C:无着的二论是《阿毗达磨集论》、《摄大乘论》、D:世亲的“八品论”即《三十颂品》、《作业品》、《五蕴品》、《疏理品》、《庄严经论释》、《辩中边论释》、《因缘经释》。

3.印度古德的“对法七论”,即迦多衍尼子的《发智论》、世友的《品类论》、天寂的《识身论》、舍利子的《法蕴论》、目犍连的《施舍论》、拘瑟耻罗的《集异门论》、和满慈子的《界身论》。

4.上下对法,乃无着的《大乘阿毗达磨论集》和世亲的《阿毗达磨俱舍论》。

5.古印度因明论师陈那的《释量论》、《定量论》、《理滴论》、《悟他论》、《关系论》和《诤辩论》。

6.佛陀所说的《律分别》、《律事本》、《律上分》、《律杂事》等根本律典。

7.金刚曼、阎魔敌等各种本尊瑜伽密法。

一般考格西要学完因明学、般若学、俱舍学、中观学、戒律学,声明学和时轮经,各寺还有自己的寺规纪律。显宗的学习制度基本上就是这样。

第三章密法简要

密法是藏传佛教的重要修行内容。密法亦叫“金刚乘”,乃依止方便智慧无二分别的金刚道而现证三门金刚,觉悟成佛。各教派都有自己的具代表性的最高法门。觉囊派尤其重视密法修行。

和其他教派一样,觉囊派弟子在先学显后修密,显密兼重的理论前提指导下对因明、中观、俱舍、般若、戒律熟读于心,通达无才可学密,如此方不是“漏器”。从初入门的三皈依、忏悔、发菩提心等显密共加行到大忏悔金刚萨缍法,修善业曼扎供养法,接受佛力加持上师瑜伽法等不共加行,直至金刚上师的灌顶加持都要严格进行,认真修习。觉囊派的灌顶多达百种,以上,常见的有:时轮金刚灌顶、时轮九神灌顶、不动明王灌顶、马头金刚灌顶、毗那迦夜天灌顶、宝生随许晨百法灌顶、阎魔敌灌顶、雅曼德迦起尸母八法灌顶、胜乐五神普明灌顶、瑜伽母灌顶、长寿灌顶、莲花生燃智灌顶、大悲观音缦灌顶、金刚持灌顶等等。

觉囊派常见的修法的“生起次第”,一般是观一面二臂的时轮金刚,此法系统地要修五个月之久。进入圆满次第后,先习显密共法三寂,再进入六支瑜伽大法。这样一步步依止金刚上师口传学习。六支瑜伽以收摄、禅定、运气、持风、随念、三摩地为根本法,修好禅定者可了解生死中阴、自由脉风明点,一生一世即可获得双运位,因密法为上师传授,不宜公开,此处只好为止。

在当代金刚上师中,青海果洛的嘉拉班朗、堪布西饶等正在传授密义。四川壤塘县的上师云登桑布、喇嘛龙成,喇嘛噶尔丹、藏巴吉美多吉,活佛尼玛沃色等也在当地传授密法。四川阿坝县的大善知识喇嘛图基华金刚上师和卓格寺的堪布华尔丹等也在主讲时轮金刚六支瑜伽,此外的大德高僧还很多。

这里,我以我之所知简述了觉囊派的情况于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希望读者能有一定的收获。



E-MAIL:jonang@sohu.com  juenang@gmail.com   蜀ICP备08109969号

版权:吉祥觉囊巴---觉囊之光网站所有

成都网站建设